对取消药品加成能否让群众真正获益
来源:    发布时间: 2020-02-08 23:58    次浏览   >

省卫计委相关负责人表示,根据前期的调研,并非所有医院都亏损。这主要跟不同级别不同类型医院的技术服务能力有关。举个例子,若一家医院技术能力一般,收入结构主要是靠“卖药”,就可能亏损;若这是一家技术服务能力强的医院,改革后医疗收入将有较大提升。

取消药品加成后医院减少的收入,此前广东的政策是按照“811”原则填空,即80%靠调整医疗服务价格来填补,10%靠政府投入,10%需要医院节约自身运营成本来解决。

广东还明确了控费目标,力争2018年医疗费用增长幅度不超过9%,二级及以下公立医疗机构人均门诊费用增长率、人均住院费用增长率不超过9%;三级公立医疗机构人均门诊费用增长率、人均住院费用增长率不超过7%;个人卫生支出占卫生总费用的比例降低到27%以下。

在日前举行的广东省卫生与健康大会上,我省明确提出2017年上半年全省城市公立医院综合改革将全面推开,7月前全省公立医院全面取消药品(中药饮片除外)加成。老百姓最关心的莫过于他们能否真正获益。

对取消药品加成能否让群众真正获益,省卫计委相关负责人表示,根据测算,患者是得实惠的,但具体惠及每个个体病人存在差异。一般来说,对药物依赖性较强的门诊病人,医药费用会有较明显的下降趋势;对医疗技术水平和医疗劳务要求较高、药物依赖性不强的住院手术病人,医药费用可能有所增加。不过,总体来说,医药费用水平会趋于合理。

在北京医改新政落地前不久,全国医改工作电视电话会议安排部署了医药改革的重要政策,给出各省医改最后时限。会议还特别强调,目前有1/3的地级以上城市没有实行取消药品加成的改革,7月底前要出台实施方案,9月30日前要全面推开公立医院综合改革,务必全面取消药品加成。这意味着,10月1日后,所有的公立医院都要取消药品加成。

该负责人还表示,实施药品零差率、配套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并纳入医保报销范畴、加大政府补助,仅仅是启动改革的第一步。接下来,广东还将实行以按病种付费为主,按人头付费、按床日付费、总额预付等多种付费方式相结合的复合型付费方式改革,鼓励实行按疾病诊断相关组付费(drgs)方式。

2016年,中山成为国家级城市公立医院改革试点城市之一。袁勇说,改革后慢性病人的感受尤其明显。“有些慢性病人,一次会开一个月的药,如果以前他花1000元,现在只要花800多元。”

该负责人还表示,随着“药品零差率”的全面铺开,医院由此减少的收入,广东会通过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和增加政府投入途径进行补偿。

4月8日0时01分,北京儿童医院急诊科开出了该市医改新政实施后的第一张医事服务费挂号单,拉开了北京新医改的序幕。从这一天零时起,北京全市3600多家医疗机构取消挂号费、改收医事服务费;435项医疗服务项目价格随之调整,其中ct、核磁等大型检查设备收费大幅下降;所有公立医院全部取消药品(不含中药饮片)加成,所有药品实行零差率销售。

北京市发改委相关负责人表示,这次的价格调整可以概括为“一升两降”,即上调床位、护理、一般治疗、手术、中医等体现医务人员技术劳务价值项目价格,降低了ct、核磁等大型设备检查项目价格,并通过配套取消药品加成和启动药品阳光采购降低了药品价格。“药品价格的平均降幅将在20%左右。”该负责人说。

在8日召开的第六届华南地区健康管理大会上,中山市人民医院院长袁勇分享他所在医院率先“吃螃蟹”的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