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将钱款据为己有
来源:    发布时间: 2020-03-25 03:12    次浏览   >

在坝光拆迁腐败窝案中落马的葵涌街道执法队原副队长连立新,因受贿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6个月。文/记者王纳 通讯员梁冰

连立新在担任执法队副队长之后非常谨慎,但仍禁不起他的旧同事黄伟明的拉拢和贿赂。据指控,黄伟明收受他人贿赂后,将其中大部分赃款用于赌博,不过他将其中60万余元分给了起关键作用的连立新。

黄伟明辩称,自己并没有贪污,当时是廖某华的叔叔廖某全因房屋占用了国有土地无法确权,他找了连立新帮忙确权。当时他没有投资一分钱去装修,是对方为了感谢他的帮忙才给了他171万元。“我没有去骗国家的钱,我认为我的行为只能算是受贿,是他们为了感谢我帮忙确权给我了这笔装修赔偿款。”

2010年,黄伟明利用职务便利,为坝光洞梓花木场承包人钟某钦在花木场的拆迁赔偿事项上谋取利益。2011年1月,钟某钦顺利拿到拆迁赔偿款人民币2335万余元。钟某按黄伟明的要求,将293万余元转入黄指定的账户,黄将钱款据为己有。

在担任上述职务期间,黄伟明利用其职务上的便利,在葵涌精细化工园拆迁安置工作中,为他人谋取利益,多次收受他人财物,共计人民币876万余元。黄伟明收受他人贿赂后,将其中大部分赃款用于赌博,将人民币60万余元分给时任深圳市龙岗区葵涌街道执法队副队长连立新(另案处理)。

2010年,黄伟明为坝光村民吴某辉、邹某桥等人在花木场拆迁赔偿事项上谋取利益。2011年5月,吴、邹在拿到赔偿款后,分两次从赔偿款中取出共计110万元送给黄作为好处费。

昨日上午,黄伟明的家人早早来到庭审现场,将便装交给法院工作人员,以便于在押的黄伟明更换便装出庭。随后,黄伟明身穿深灰色便装被押上法庭。他个子不高,身材较瘦。他当庭承认了检方指控的12单受贿事实和数额,但对贪污罪表示不认罪。

2010年,黄伟明为横山村花木场经营者吴某强等人(另案处理)在花木场拆迁赔偿事项上谋取利益。黄伟明找到连立新,要求连立新违规为吴所抢建的房屋确权,连立新予以审批通过,使吴拿到了拆迁赔偿款。为了感谢黄伟明,吴分六次共送给黄109万元。

2010年,黄伟明为坝光村民缪某兴在花木场拆迁赔偿事项上谋取利益。2011年,缪顺利拿到了两个花木场的赔偿款,从赔偿款中拿出75万送给黄伟明。

根据深圳市纪委通报的情况,坝光拆迁高额的补偿标准,使得一些村民将抢建博赔视作一夜暴富的捷径。部分党员干部内外勾结,滥用职权,收受贿赂,通过各种手段大肆骗取套取拆迁补偿款。

2007年起,深圳市近年来最大的异地安置拆迁项目——位于大鹏半岛的坝光建设精细化工园区启动。

2010年,黄伟明为坝光村民张某久、陈某强在花木场拆迁赔偿事项上谋取利益。2011年,张、陈顺利拿到拆迁赔偿款,2011年4月,他们按黄伟明的要求,将74万余元转账至黄指定的账户内。

专案组按照拆迁赔偿的流程顺藤摸瓜,一条触目惊心的黑色利益链也随之浮出水面。从房屋建成时间、身份认定到赔偿标的测绘、评估、确权、补偿款发放,都有人明目张胆捞好处。

2013年5月,大鹏新区在摸查涉及坝光拆迁的案件线索时,发现案情错综复杂,违建“保护伞”众多,紧急报请深圳市纪委介入。深圳市纪委迅速组成“6·25”专案组展开调查。

2010年,黄伟明为张某顺等人在花木场拆迁赔偿事项上谋取利益。为感谢黄伟明的帮助,张拿出25万元送给黄。

2010年,葵涌村民廖某华的叔叔廖某全在高大村的房屋一角占用了国有土地,故而无法获得国家赔偿款。廖某华找到时任市龙岗区葵涌街道办基础设施项目拆迁安置办公室主任的黄伟明帮忙,黄伟明同意,但要求由自己出资装修房屋,房屋的赔偿款归廖某全,装修的赔偿款归自己。廖答应后,黄伟明找到连立新违规为该栋房屋确权。

2011年,廖某全等人获得房屋拆迁赔偿款、拆迁奖励共计人民币655万余元后,将装修赔偿款171万余元转账到黄伟明指定的账户内。这笔款项,则被检察机关指控涉嫌贪污。

据纪检监察机关当时通报的数据,该案党内立案15人,其中局级2人、处级6人;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各类人员20人,其中涉及公职人员9人,社会人员11人;另有18人主动投案。

据检察机关指控:黄伟明于2008年7月至2012年5月期间,担任深圳市龙岗区葵涌街道办基础设施项目拆迁安置办公室主任、市政服务中心主任,负责组织、协调拆迁安置补偿工作。

连立新在2007年到2011年期间任大鹏新区葵涌街道执法队副队长,同时兼任葵涌街道办查违办主任,负责坝光拆迁项目中的拆迁房确权工作。

黄伟明还当庭承认,案发后自己没有退赃,因为赃款都被他赌博和消费花光了。

检察机关认为,黄伟明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应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伙同他人骗取国家拆迁赔偿款,同时应以贪污罪追究其刑事责任。